遠去的吊坯

趙華剛

吊坯,也稱吊磚,是過去捕鼠的利器。製作吊坯捕鼠,是曾祖父傳給祖父,祖父傳給父親,如今父親又教給我的。

製作吊坯並不難,就是找兩塊大青磚,在老鼠經常出沒的牆角,地上放一塊磚,牆上吊一塊磚,兩塊磚緊緊挨着。為了吊起這塊磚,需要先在牆上釘一枚大釘子,拴一個小繩套,用一根筷子穿過繩套挑起這塊磚,磚距地面也就是十釐米高,只要老鼠在吊起的那塊磚下吃誘餌,誘餌錯位,磚就會渾然落地,讓老鼠插翅難逃。

吊坯的核心技術在於一種槓桿作用,那就是筷子前端挑着磚,後端用麻繩拴緊,垂直別在地上那塊磚的下面,因為下面鑿了一個通透的小槽,小槽裏面的那節高粱杆前頭用針線縫着幾顆南瓜籽。

那年,我家南屋裏突然躥進了一隻老鼠。沒過幾天,老鼠羣便在這裏安營紮寨。我每次走進屋子,總能聽到老鼠啃咬東西的聲音,有時還能看到一隻大尾巴耷拉在外面。由於之前不懂得支吊坯,我先是在屋子裏佈下三張粘鼠板和一個捕鼠籠。幾天後,粘鼠板上倒是粘住了一隻,屋子裏也安靜了許多,憎恨之餘,覺得終於出口氣了。

可沒過幾天,屋子裏就又傳出老鼠的動靜。緊接着,這個屋子似乎成了老鼠的樂園,老鼠與物品的摩挲聲、嘶鳴聲、咬嚼聲,不絕於耳,若是一個人佇在屋子裏,還會感到有點驚怵,屋子裏也顯得陰森森的,這時的粘鼠板和鼠籠,似乎也成了一種擺設,鼠輩們對其視而不見。它們整日躲開粘鼠板,抑或大步流星,抑或閒庭信步,彷彿這個屋子就是它們的世界。

更讓我惱火的是,老鼠居然把我家的風箱、簸箕、木鍬都啃了,就連手扶拖拉機水箱口的塑料板也難逃一劫。看到它們肆無忌憚地作害,我怒火中燒,恨不得把屋子裏翻個底朝天,可屋子裏有糧食缸,還有祖輩留下的犁、鏵、耬、耙等農具,挪動一次可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就在我束手無策的時候,年邁的父親來了興趣,要製做吊坯。聽父親説,這種捕鼠方法,在過去人還填不飽肚子,卻又鼠患成災的年代,一晚上可以拍死十幾只老鼠。我祖父那會兒,就是一到晚上為了捕鼠就不睡覺了,他一邊紡麻繩,一邊捕鼠,到了天亮,就可以把半籮筐死鼠拎出屋外。

不大一會兒,父親就支好了吊坯。自從吊坯發揮作用後,不到一天,就將屋子裏的老鼠殲滅了三隻,解除了困擾已久的鼠患之憂。後來,我看着屋子裏恢復了往日的寧靜,不得不歎服老輩人的智慧。

如今,隨着農村脱貧攻堅戰的偉大勝利,人們居住的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,生活條件也有了很大改善,院裏院外、房前屋後都成了水泥硬化的地面,曾經讓人深惡痛絕的鼠患幾近銷聲匿跡,曾經的吊坯也已成為歷史。人們沉浸在恬淡的日子裏,安適的生活中,正朝着小康水平的康莊大道闊步前行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